麻布十番

“ただ感じたままに嘘をつかないで生きたいと思う.”
Ohno satoshi x Ninomiya kazunari ONLY

伍德苏铁

2.

二宫和也从来没有在部队接受过训练,他是被挖角到情报部的。

作为某大学信息科学部的优秀毕业生,大三的时候就有不少公司希望能内定下来二宫。

某一天的下午,还在研究室写代码的时候门被一个陌生的面孔推开了。

“老师现在在开会哦,再过半小时才回来。”他冲门口说。

“二宫和也,1983年6月17日出生,A型血,身高168.家里四口人父母是厨师,姐姐在三叶电子公司做行政。”

二宫听了头皮发麻,站起来走到那人面前,“你是哪位,找我什么事。”

来着笑着摆了摆手,“我没有恶意,只是看到你成绩优秀想问问你有没有来我这里工作”

二宫笑了,“我为什么要给一个毫无礼...

伍德苏铁

ninomiya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1.

大野智把身上的装备卸了干净从屋子里出来之后才慢悠悠的把手机打开。

他刚下任务,还有些疲惫,但是很幸运的是除了一直经绷着神经之外并没有做什么需要用到体力的事情。

和一块出来的同事点了头就分别在机场,他看了一眼左上方的摄像头,压了压帽檐贴着墙边跟着人流消失在人来人往的羽田。

—惠比寿横町17-6

大野按灭了手机,提着那个用的看起来并不是很新的单肩包坐上了电车。

来件人是认识了快要十年的前辈,原来一起训练的时候就得到了不少照顾。现在的活也是靠前辈介绍才开始做的。按照他的常识,前辈给了地点的意思就是要介绍下一次任务了。

可也太...

花粉症

拜拜啦,五月。
六月争取写写连载。

夏天还没有那么热之前有这样一个人群会出现流泪,流涕,头晕,四肢乏力的症状。这个症状被世人称作为花粉症,十个人里大概会有六七个中招。

大野智昏昏沉沉的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揉了揉快要从眼角里流出来的眼泪,抬着头吸了吸鼻涕。经纪人走在前面,他却只觉得腿越来越沉。

为什么在室内还会这么难受啊,明明已经关严了窗户的。

看到乐屋的沙发就毫不犹豫的窝进了角落里,闭着眼睛任由口罩随着自己的呼吸一闭一合的。

二宫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副可怜包样的大野,好像是睡着的样子,鼻梁上还有眼泪干涸的痕迹,大半个脸都被遮盖在白色的口罩里。

肯定难受坏了,每年都是如此。

他也会打喷嚏但却没有大野这样严重的症状,...

Jellyfish

没什么营养,留在四月的最后一天。


二宫和也已经顶着炙热的太阳站在水族馆外面等了十五分钟了。

因为姐夫要出差,自己强行被拽来陪姐姐和侄女,可是出门什么的对于一个宅男来说太痛苦了。

周围没有可以遮阳的大树,也没有在外面买冷饮的餐车。

他看了看人头攒动的水族馆大门,感觉那里的温度估计要比自己站的太阳下还要闷热上几倍。衬衫快被自己的汗水浸出水渍了,这可太影响他一贯清爽的风格了。

他有些不耐烦的揉了揉脸,再抬头的时候看到了拖着塑料桶穿着灰色衣服的饲养员先生。

饲养员头上绑着毛巾,脸被晒得黝黑。似乎是看出他被晒的够呛,他摸了摸头从大的塑料桶里拿出来一个小孩子在沙滩上玩的桶装满了冰块递给...

52Hz

大ちゃん、栗原さん
長い間お疲れ様でございました

生活里总是有很多突如其来令人措手不及。

二宫的日常通常都是7点起床,穿上衬衫洗漱完了之后打开广播调到yokohama fm一边听着那个声音高亢的“早上好”一边简单煮些早饭。

可能他自己也没意识到,这样的日常已经坚持了快要7年。但很多时候,在你已经把一件事情当做习惯去做了之后一下子要戒掉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二宫还是像往常一样,套着工字背心穿上了昨天才从洗衣店拿回来的浆洗过得衬衫,站在镜子面前一只手刷牙,一只手捋着散落到额头的前发想着一会儿要把从妈妈家拿来的小咸菜吃完。

擦了脸打开广播,走进厨房听到节目前的音乐恰好了时间和广播里那个声音一起和声:“早上好...

© 麻布十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