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布十番

「ただ感じたままに嘘をつかないで生きたいと思う.」
Ohno satoshi x Ninomiya kazunari ONLY
ask:https://ask.fm/moi001743

麻布 甜不过三章 十番

下下周你们一定会想起这个名字。

溜了溜了

伍德苏铁

19. 

白织灯里有很多没能撑过夏天就早早回归于轮回中的虫子尸体安静的躺在灯箱里,被灯光穿透的时候会变成一个一个黑色的圆点,斑驳的打在深灰色的天花板上。

警察用无证驾驶的罪名带走了大野,但是他知道这只是恰好碰上了一个能够用得上的罪名而已,他们只是想要一个能够逮捕自己的理由。

于是现在,他坐在牢房小小的隔间里,背靠着非常粗糙、疙疙瘩瘩的墙体,硌的后背生疼。

牢房里的陈设只有一盏灯,一个非常狭窄的床板和一个洗手池以及一个马桶。

看着高处那扇小小的窗子,还有那只犹豫不决停留在栅栏上得蛾子自言自语地说:“能出去的话,就不要进来了。”

他还在回想,究竟是因为哪一件事情被警方盯上了。...

伍德苏铁

18.


“我希望这个对话只存在于我们三个人之中。”

老板按灭了烟头,提前关掉了店面,送走了提前下班的收银的雇员。

樱井还靠在门边的墙上,看着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瘦小、苍白的老板。

“佐久间虽然在这一带名声并不好,但是我们生意归生意,钱还是要赚的。”

泷泽手底下的记录在不断增加,字写得有些潦草。

“何况,之前有小混混来闹事的时候佐久间还把他们轰走了,还了我们一个清净。”

“那您是什么时候觉得他开始不对劲的?”樱井问。

“他死前两个月身上偶尔会有伤,但他在组织里混的,挂彩这种事情可能并不罕见。”

“但是。”老板顿了顿。

“但是什么?”

“有一次送货的师傅来晚了,我等他送了货...

季节限定-秋

  

一葉落ちて天下の秋を知る

丁度太阳が去っただけだろう,仆は偶然君に出遭って。

都内某高级烤肉店包间内,大野智坐在靠里面的座位上扣着手上细细碎碎的死皮,二宫捶了捶靠在椅背上的并不舒服的腰,开了口。

“那么,还是像往常一样,大野桑,请讲一个你最拿手的美式笑话吧。”


二宫说大野智今年的夏天好像过的奇快无比,初夏的时候开始宣传电影,还没摸到秋天的身影就好像已经把一年的活儿都做完了提前进入了休息模式。

在这方面他总是会忍不住想多抱怨几句的,明明就应该让大野智一年四季连轴转,这样就不会有一个完整的时间去让他放飞自我,尽情享受看起来幼稚又畅快的暑假了。

一个...

伍德苏铁

17.


大野坐在背对着浴室的凳子上,考虑一会儿要不要把屋子里的凳子拼一拼好让他将就一宿,还是干脆坐在写字台的椅子上伏案趴着睡一夜。

反正无论是选哪一种,这一夜都不会太舒服就是了。

二宫在浴室门口踌躇了很久该怎么出去面对大野,虽然在早上是躲过了不可避免的尴尬,可没想到晚上还有一出在这里等着他。

本来想打开浴室里的通风,但是这个酒店里和他们家的按钮是相反的,于是和他的计划相反,不但没有打开通风还关掉了浴室里的灯。

陷入了黑暗之后二宫开始不安,摸着黑找墙上的按钮,脚下也打滑险些摔倒在浴室里。

心里慌张的不得了,薄荷味道的浴液散的快要散尽了,二宫仿佛闻到了昨夜血溅到脸上时闻到的腥味,脑...

伍德苏铁

16.


好像一切都很突然一样,二宫从一个室内派强行的被扳成了室外派。

他连跑带喘的冲进了他那辆车,看到大野甩上另一边的车门就踩下了油门。

大野把相机电脑转身放到后座,然后转回来从肩上的枪套里掏出枪,给枪上膛,动作一气呵成。

“我们去哪儿?”二宫的声音里少了平时的沉着冷静。

“先往城外开吧,问题不大。”大野看着车窗外的后视镜。

“到底什么地方疏忽了。”二宫看了一眼车子的时速。

“新川组的那个人看镜头了,最后一张照片,他在看镜头。”

二宫把头转向大野。

“三脚架倒了的时候他肯定注意到了,我看到他已经对着我们的窗户举起手指了。

右侧的反视镜里出现了一辆黑色的车。

“二宫...

© 麻布十番 | Powered by LOFTER